廣西日報傳媒集團主辦

您當前的位置:廣西新聞網 > 首頁欄目 > 文化·雜志 > 正文

讀詩集《唯有山川可以告訴》有感:文字的光影與魔性-廣西新聞網

詩集品評

暮千雪

文字本身是沒有光影的,但是,一旦經過靈性的打磨,便有了光影。

文字本身是沒有魔性的,但是,一旦注入了靈魂,便有了魔性。

讀龐白新出版的散文詩集《唯有山川可以告訴》,有在光影與魔性穿梭之感,主要源自詩的幾個特點。

其一,節奏與韻律。瑪麗·奧利弗說:“詩歌是一條河,許多聲音在其中旅行。”這部作品有這種“音響效果”。品讀時,有節奏和韻味。如“月亮在我們中間升起。天上的光亮,搓目光成影子,磊落,又神秘”。

其二,寫意與留白。詩歌猶如水墨畫,講究寫意與留白。寥寥數語,能展開無限遼遠的世界;幾筆寫意,可勾勒出神韻之作。這種游刃有余,是歷經風霜雨雪后的情感積淀,以及驚濤駭浪后的舉重若輕。

其三,色彩與光影。這種攝影師表達情感的方式,不妨礙作為詩者的借鑒。該詩集不乏有色彩與光影呈現的畫面,如寫漓江的九馬畫山:“鋒棱突出,清瘦的骨頭,刀光劍影中,從容飛渡;澎湃血性,灼熱的氣勢,千軍萬馬里,飛騰如虹。”

其四,禪意與莊嚴。淺層的美能悅人一時,引起共鳴的美能令人沉醉。“大山之外,哪一朵云,經過人間,將要潛入海底?大山之上,哪一朵云,深入石頭,不斷傳遞人間消息?”跨越物種間的尋問,帶著禪意與哲思,打開對生命與宇宙的思索。如“老街上的磚柱和瓦片,也是。你看得見它們相濡以沫,但不知道它們為什么相依。”正是關照生命的思索與表達,詩才呈現厚重莊嚴之美。

唯有山川可以告訴,八桂之美蘊涵詩意之中。詩人以自我凈化之筆掃落世俗裹在山川的浮躁,露出清澈通達之美,詮釋出一介微小生命對世界萬物的一份深情與熱愛。

 

相關文章

高清圖集推薦

新聞排行

黑帽SEO